網絡“洗稿”調查:網站軟件“秒洗”,寫手規模接單千字十元
王興(化名)稱自己寫的文章再次被“洗稿”了,同領域的自媒體博主將他文章中的語句調整後,改頭換面又發了一遍。他有些無奈,再次打開了投訴頁面。投身育兒領域自媒體創作多年,王興自稱多次被“洗稿”,他自嘲重新認識到漢字的博大精深。

網絡“洗稿”調查:網站軟件“秒洗”,寫手規模接單千字十元

來源: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2021-01-13

王興(化名)稱自己寫的文章再次被“洗稿”了,同領域的自媒體博主將他文章中的語句調整後,改頭換面又發了一遍。他有些無奈,再次打開了投訴頁面。投身育兒領域自媒體創作多年,王興自稱多次被“洗稿”,他自嘲重新認識到漢字的博大精深。

王興的遭遇並非孤例。2021年1月初,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www.thepaper.cn)經過連日調查發現,目前市面上仍存在“洗稿”生意鏈,“人工+機器”的雙軌“洗稿”模式,使諸多原創文章被“拆解拿走”。

“洗稿”軟件和一些做“偽原創”的網站稱可在不改變語意的情況對文章進行分詞,自動對段落中的文字順序調整、對詞語刪減替換,實現“洗稿”。此外,寫手活躍在網絡平台,規模承接“洗稿”業務,按照千字10元至三四十元不等的價格獲取酬勞。有的“工作室”甚至會大量招募兼職寫手,並培訓“洗稿”技巧及規避平台原創度檢測的方法。

這儼然成為一場“貓和老鼠”的遊戲。雖然自媒體平台及監管層持續打擊,但“洗稿”侵權在自媒體領域猶如頑疾。

2020年11月11日,新修訂的《著作權法》正式發佈,並將於2021年6月1日起實施。

就此,長期關注知識產權保護的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顧問劉彬向記者分析,新版《著作權法》亮點在於“提高法定賠償額”和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對可能產生的侵權行為具有震懾作用,相當於戴上了“緊箍”。

網上有多種“洗稿、偽原創”工具

“付費會員的偽原創度可以達到‘100%’”。名為“奶盤網”的“文章採集偽原創”網站客服如此告訴記者。

這個看起來有些簡單的網站有文章採集、偽原創等功能。“用偽原創工具可以把在互聯網上覆制的文章瞬間變成您自己的原創文章。”為招攬客户,該網站在首頁寫道,軟件採用一定的分析規則和算法分割文章,有同義詞替換詞庫,可以在不改變文章語義的前提下生成原創文章。

記者隨機輸入一篇4870字的原創遞四方物流香港,使用“偽原創”功能,系統將文章分析後“切詞”3258個,免費用户隨機替換230個,升級會員可替換503個。對比原始素材,“偽原創“後的文章將“講述”改為“敍述”、“中國”改為“我國”、“建立”改為“樹立”、“探索”改為“探究”等,進行了近義詞替換。

客服告訴記者,他們的客户來自各行各業,自媒體從業者居多。

這只是冰山一角。

近日,記者以“洗稿軟件”、“偽原創工具”、“洗稿機器”等關鍵詞在百度檢索,獲得多個推介有相應功能軟件的網帖或網站。網帖一般會打廣告,需添加底部的微信或QQ細聊;網站或直接提供在線服務,或需下載推薦的軟件使用。

在聲稱可一站式進行文章採集、原創發佈的平台“牛蟻寫作”上,記者測試發現,輸入關鍵詞即可從頭條、知乎、百家號等平台獲取文圖寫作素材。記者輸入“落雪”,將隨機檢索到的一篇672字散文添加到文章庫,接着使用“一鍵原創”功能,一秒鐘後,這篇672字的散文變為718字。

對比原文章,“智能原創”後的文章添加、刪減及替換了部分原有名詞、動詞、副詞、形容詞,幾乎每一小段都進行了改動。

如原文章“安祥、寧靜的校園內,猶如一位公益慈善的老人,閉着矇矓的雙眼,雪花跳上他長滿皺褶的臉,最終變成了他的鬍子與眼眉,靜靜的眺望遠處。”這句話經過“智能原創”後,變為了“安詳、靜謐的校園,猶如一位慈善的老者,閉着矇矓的眼睛,雪花跳上他爬滿皺紋的臉,最後變成了他的鬍鬚與眉毛,靜靜地遙望遠方。”

“改造後文章的偽原創度能達到80%左右,理論上可以達到100%。九成的客户基本上可通過平台原創度檢測。”當問及偽原創度能達到多少時,牛蟻寫作一名負責技術的劉姓工作人員這樣告訴記者,稱不用擔心被平台檢測發現抄襲。

除了上述網站,還有“洗稿”軟件。

名為“自媒體洗稿軟件AI版”的軟件宣稱,保證通過自媒體平台原創檢測,適用於頭條號、企鵝號、搜狐號等自媒體平台,“2秒一鍵智能洗稿”。

記者隨機輸入一篇4866字的原創遞四方物流香港,使用“洗稿”功能後對比發現,改造後的文章對幾乎每一句話添加、刪減了名詞、副詞、動詞,部分名詞則用近義詞替換。

“它會抓取全網閲讀播放量高的內容,把文字打散重組,避過平台由機器判定的抄襲審查,從而完美符合平台的‘優質稿件’標準。”另一“洗稿”軟件如此自我介紹。

有人招募寫手批量接單“洗稿”

2020年11月23日,張琳(化名)在百度貼吧“寫稿吧”發了條帖子:“千字十元,洗稿接單了,原創度要保證70%。”很快,下方多個用户向其留言問聯繫方式,張琳留下了自己的微信號。

在閒置物品交易平台“閒魚”,聲稱承接“洗稿”業務的奇貓工作室打出“代寫自媒體百家號、企鵝號、頭條號、大魚號各大領域文章,千字6塊,100篇起做”的廣告,廣告下方還配上一張“洗稿”後在百家號發佈的後台圖片。

添加微信後,一名徐姓寫手發來4篇涵蓋歷史、科技、電影話題的“洗稿”文章,均發在百家號。他告訴記者,他們工作室專門承接“洗稿”業務,一般會接機構的商單,300篇起,每篇800字加6張圖,40元/篇。

徐姓寫手稱,除了汽車領域相對困難些,科技、歷史、旅遊、三農、星座、職場、娛樂、情感等領域都可以“洗稿”,情感領域“洗稿”爆款多。“給你可以低到千字4.5元/篇,但不配圖。”

根據該寫手的説法,客户指定話題或領域,他們蒐集素材,人工“洗稿”。“洗稿”後會進行文章原創度檢測,基本能達到60%左右,可以通過自媒體平台的原創檢測,不會被認定抄襲,個別文章通過不了,他們也會返工修改。

記者以 “洗稿接單”、“自媒體洗稿”、“偽原創洗稿”等關鍵詞檢索發現,在百度貼吧、豆瓣、QQ、閒魚等平台上存在大量相關廣告網帖和社羣。

名為“寫手代寫接單放單”的QQ羣有1975名用户,時常保持在1400餘人在線。記者加入的幾天內,不斷有成員在羣中發佈代寫、“洗稿”的任務,尋找寫手,有意者會通過添加QQ私聊。名為“壯”的用户發佈消息,稱需要電影解説寫手,可以“洗稿”,也可以原創;名為“肖申克的九叔”的用户也在招募寫手,稱需要體育領域的“洗稿”,不限量。

招募寫手,稱之為放單,放單後就會有人接單。

名為“長期醫療偽原創稿件編輯羣”的134人QQ羣長期招聘兼職寫手,負責“洗稿”醫療類文章,每篇600字左右,佣金3.5元,原創度要達到65%。羣主將“洗稿”的過程叫做“複製項目”。“每天覆制上百篇不是問題。”羣公告介紹。

羣主發給記者一個“腰椎骨折便祕怎麼辦”題目,稱試稿通過後才能註冊領取任務,試稿前,羣文件中有關於“偽原創”流程和技巧的文章及對應視頻資料,新人要先學習。

其中一篇文章詳細介紹如何在偽原創編輯平台領取任務,以及採集網上素材、取標題、寫正文、格式注意的方法。

另一個聲稱負責給一些網站提供問答內容的醫療類偽原創QQ羣,長期招聘兼職寫手,目前已有453人,羣主會組織成員在名為“七色彩虹”的平台“洗稿”。

羣文件中,分享了20餘篇講如何“洗稿”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還特意強調了平台原創度檢測的規則,提醒如何避開檢測。

記者粗略統計,僅在QQ平台,承接“洗稿”接單放單的社羣達幾百個,“洗稿”文章範圍涵蓋汽車、醫療、娛樂、遊戲、影視等領域,“洗稿”後的文章幾乎全部發布在自媒體平台,包括微信公眾號、百家號、企鵝號、頭條號、大魚號等,客户報出的價格通常在千字十元至三四十元不等,“洗稿”文章都要保證通過自媒體創作平台的原創度檢測。

記者調查發現,散客寫手只能承接少量單子,批量“洗稿”單一般會被“工作室”吞下,“工作室”接單後會招募寫手兼職“洗稿”,系統培訓“洗稿”技巧。由於被平台或粉絲知曉“洗稿”,對下單的自媒體博主來説是風險,散客寫手和“工作室”對客户的信息保密,一般“工作室”都有長期穩定的客户。

“劍網2018”曾專項整治“洗稿”式剽竊

王興(化名)3年前涉足自媒體領域,所專注的育兒領域每週更新文章三次,目前在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百家號的粉絲加起來超百萬。

談起“洗稿”,王興覺得很無奈,他稱優質文章被其他自媒體賬號“拿去”多次。“你寫的這段話,他就給你變換個説法,你摘取的多個案例,他給你調整下順序。”發現被“洗稿”,王興會私信那些自媒體賬號質問為何要“洗稿”,但對方往往不承認。投訴給文章所在自媒體平台,但不一定都被認定為“洗稿”,王興自嘲“重新認識到漢字的博大精深”。

根據記者調查和近年來網上曝光的案例,目前“洗稿”現象頻發於自媒體領域,為原創作者所詬病。

這一現象也引起監管層的關注。近年來,國家版權局、工信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多次開展網絡侵權盜版“劍網”專項行動,每一次專項行動會結合這一時期權利人和羣眾反映強烈的網絡侵權問題,針對性開展整治行動。

“劍網2018”專項行動中就明確將“整治自媒體通過‘洗稿’方式抄襲剽竊、篡改刪減原創作品的侵權行為,着力規範搜索引擎、瀏覽器、應用商店、微博、微信等涉及的網絡轉載行為”列入整治範疇中。

除了監管層,治理“洗稿”,自媒體平台是重要一環。平台解決投訴、打擊“洗稿”行為的方式態度往往決定了該平台“洗稿”現象是否頻發的關鍵。

記者注意到,在微信公眾號的文章投訴頁面,對抄襲行為的認定包含“通過特殊方式整合他人原創內容、明顯‘洗稿’他人原創內容、大篇幅引用他人原創內容及直接搬運他人原創內容”的情形。

對此,微信方面向記者表示,經平台審核,按現有法律可明確界定的較為明顯的抄襲或“洗稿”內容,平台將直接刪除,並根據綜合違規情況對其帳號進行相應處理。對原創性有爭議的內容,通過“洗稿投訴合議小組”合議的方式認定為“洗稿”。

“今日頭條”頭條號平台相關負責人認為,一些創作者通過“同義詞替換、句式變化”等方式,增加了洗稿內容識別和判定難度。當確認稿件是對他人原創內容進行刪減、修改後拼湊製成,內容行文邏輯、核心觀點照搬原文或與之多處相似,平台都認定該行為是“洗稿”。

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的百家號文章“洗稿”、寫手批量“洗稿”給“百度知道”回答問題、貼吧出現的“洗稿”放單接單網帖等,記者現象向百度公關團隊多次反饋,截至發稿,對方未迴應。

專家:新《著作權法》給“洗稿”戴上“緊箍”

“洗稿”,一般指採用同義詞更換、語序轉換、段落變換、增刪非關鍵詞語等手法生產內容,導致與他人作品主題、觀點、邏輯、表達等方面存在“實質性相似”,傷害原創者的利益,違反平台運營規範的行為。

與之意思相近的“抄襲”,一般指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又無法律上的依據,擅自將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照抄、照搬或套用的侵犯他人著作權的行為。

記者注意到,“洗稿”和與抄襲剽竊的性質是否一樣,各方有着不同看法。

對於二者異同,在《中國遞四方物流香港出版廣電報》的報道中,武漢大學知識產權高級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清認為,“洗稿”與剽竊本質上無差別,如果一定要説差別的話,只能説一個是行業術語,一個是法律術語。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教授熊琦也認為,如果嚴格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分析,“洗稿”行為本質上就是抄襲。

但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叢立先認為,從目前大家所瞭解的“洗稿”行為來看,並不等同於抄襲剽竊。“洗稿”行為可能是抄襲剽竊,也可能是非法演繹,還可能是合理使用,亦可能是借鑑創意思想的新創作,而抄襲剽竊只是“洗稿”行為當中的一種。

隨着自媒體作為一種新的傳播方式興起,加大對“洗稿”侵權治理的聲音愈加高漲。在司法實踐層面,2020年12月底,浙江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就審理了一樁利用“洗稿神器”抄襲他人文章成果的案件。

原告方騰訊訴稱,被告快憶公司通過其運營的網站向公眾提供“后羿採集器”軟件服務,使用“后羿採集器”可實現對微信文章的採集、反屏蔽、洗稿及自動導出等功能,經“后羿採集器”“洗稿”後的文章,與原文相比,僅在內容上進行了同義詞替換、語序轉換等操作,文章的主題、觀點、邏輯、結構等均高度相似。騰訊方面認為,該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訴請快憶公司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490萬元。

法院一審後認為,“后羿採集器”所進行的“偽原創”處理只是對已有文章的簡單同義詞替換、語序調整,文章段落結構與段落基本表達內容不變,本質上仍然屬於抄襲。判決被告停止通過“后羿採集器”提供“偽原創”服務,並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0萬元。

就此,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庭長成文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餘杭法院作出這一判決,從司法角度明確了提供“洗稿”軟件服務屬於不正當競爭行為,給“洗稿”現象敲響了警鐘。

記者注意到,2020年11月11日,新修訂的《著作權法》正式發佈,並將於2021年6月1日起實施。作為法律關係最為複雜、調整主體眾多、社會牽扯麪最廣的一部知識產權專門法,著作權法的修訂備受社會關注。

法律學者王琳發佈在《新京報》的撰文分析,從本次修訂的具體內容來看,聚焦的多是司法實踐中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有很強的針對性。新《著作權法》有不少亮點,源於司法實踐中已被廣為接受的解釋或慣例。如很多機構媒體和優秀的自媒體人苦於被一些無良媒體以“搬運”、“洗稿”的方式大肆侵權已久。

“‘搬運’、‘洗稿’只是眾多侵權亂象中的冰山一角。灰色產業之所以能夠在黑白之間運行,多數時候並不在立法不明確,而在執法不嚴格。”王琳認為。

長期關注知識產權領域的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顧問劉彬也向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分析,此次修訂新版《著作權法》亮點在於“提高法定賠償額”和引入了“懲罰性賠償制度”,對可能產生的侵權行為具有震懾作用,相當於戴上了“緊箍”。

劉彬説,對於故意侵權、侵權情節嚴重的情況,法院可以判決給予權利人的實際損失、侵權人的違法所得、權利人的權利使用費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倍數賠償。同時還將法定賠償數額的上限從5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並設定了法定賠償額的下限500元。

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記者 趙思維

首頁 | 遞四方物流香港 原創 視聽 | 問政 評論 專題 | 區縣 娛樂 財經 | 旅遊 政法 直播 |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 房產 健康 汽車 |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 萬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內
站內
分享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網絡“洗稿”調查:網站軟件“秒洗”,寫手規模接單千字十元

2021-01-13 07:14:54 來源: 0 條評論

王興(化名)稱自己寫的文章再次被“洗稿”了,同領域的自媒體博主將他文章中的語句調整後,改頭換面又發了一遍。他有些無奈,再次打開了投訴頁面。投身育兒領域自媒體創作多年,王興自稱多次被“洗稿”,他自嘲重新認識到漢字的博大精深。

王興的遭遇並非孤例。2021年1月初,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www.thepaper.cn)經過連日調查發現,目前市面上仍存在“洗稿”生意鏈,“人工+機器”的雙軌“洗稿”模式,使諸多原創文章被“拆解拿走”。

“洗稿”軟件和一些做“偽原創”的網站稱可在不改變語意的情況對文章進行分詞,自動對段落中的文字順序調整、對詞語刪減替換,實現“洗稿”。此外,寫手活躍在網絡平台,規模承接“洗稿”業務,按照千字10元至三四十元不等的價格獲取酬勞。有的“工作室”甚至會大量招募兼職寫手,並培訓“洗稿”技巧及規避平台原創度檢測的方法。

這儼然成為一場“貓和老鼠”的遊戲。雖然自媒體平台及監管層持續打擊,但“洗稿”侵權在自媒體領域猶如頑疾。

2020年11月11日,新修訂的《著作權法》正式發佈,並將於2021年6月1日起實施。

就此,長期關注知識產權保護的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顧問劉彬向記者分析,新版《著作權法》亮點在於“提高法定賠償額”和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對可能產生的侵權行為具有震懾作用,相當於戴上了“緊箍”。

網上有多種“洗稿、偽原創”工具

“付費會員的偽原創度可以達到‘100%’”。名為“奶盤網”的“文章採集偽原創”網站客服如此告訴記者。

這個看起來有些簡單的網站有文章採集、偽原創等功能。“用偽原創工具可以把在互聯網上覆制的文章瞬間變成您自己的原創文章。”為招攬客户,該網站在首頁寫道,軟件採用一定的分析規則和算法分割文章,有同義詞替換詞庫,可以在不改變文章語義的前提下生成原創文章。

記者隨機輸入一篇4870字的原創遞四方物流香港,使用“偽原創”功能,系統將文章分析後“切詞”3258個,免費用户隨機替換230個,升級會員可替換503個。對比原始素材,“偽原創“後的文章將“講述”改為“敍述”、“中國”改為“我國”、“建立”改為“樹立”、“探索”改為“探究”等,進行了近義詞替換。

客服告訴記者,他們的客户來自各行各業,自媒體從業者居多。

這只是冰山一角。

近日,記者以“洗稿軟件”、“偽原創工具”、“洗稿機器”等關鍵詞在百度檢索,獲得多個推介有相應功能軟件的網帖或網站。網帖一般會打廣告,需添加底部的微信或QQ細聊;網站或直接提供在線服務,或需下載推薦的軟件使用。

在聲稱可一站式進行文章採集、原創發佈的平台“牛蟻寫作”上,記者測試發現,輸入關鍵詞即可從頭條、知乎、百家號等平台獲取文圖寫作素材。記者輸入“落雪”,將隨機檢索到的一篇672字散文添加到文章庫,接着使用“一鍵原創”功能,一秒鐘後,這篇672字的散文變為718字。

對比原文章,“智能原創”後的文章添加、刪減及替換了部分原有名詞、動詞、副詞、形容詞,幾乎每一小段都進行了改動。

如原文章“安祥、寧靜的校園內,猶如一位公益慈善的老人,閉着矇矓的雙眼,雪花跳上他長滿皺褶的臉,最終變成了他的鬍子與眼眉,靜靜的眺望遠處。”這句話經過“智能原創”後,變為了“安詳、靜謐的校園,猶如一位慈善的老者,閉着矇矓的眼睛,雪花跳上他爬滿皺紋的臉,最後變成了他的鬍鬚與眉毛,靜靜地遙望遠方。”

“改造後文章的偽原創度能達到80%左右,理論上可以達到100%。九成的客户基本上可通過平台原創度檢測。”當問及偽原創度能達到多少時,牛蟻寫作一名負責技術的劉姓工作人員這樣告訴記者,稱不用擔心被平台檢測發現抄襲。

除了上述網站,還有“洗稿”軟件。

名為“自媒體洗稿軟件AI版”的軟件宣稱,保證通過自媒體平台原創檢測,適用於頭條號、企鵝號、搜狐號等自媒體平台,“2秒一鍵智能洗稿”。

記者隨機輸入一篇4866字的原創遞四方物流香港,使用“洗稿”功能後對比發現,改造後的文章對幾乎每一句話添加、刪減了名詞、副詞、動詞,部分名詞則用近義詞替換。

“它會抓取全網閲讀播放量高的內容,把文字打散重組,避過平台由機器判定的抄襲審查,從而完美符合平台的‘優質稿件’標準。”另一“洗稿”軟件如此自我介紹。

有人招募寫手批量接單“洗稿”

2020年11月23日,張琳(化名)在百度貼吧“寫稿吧”發了條帖子:“千字十元,洗稿接單了,原創度要保證70%。”很快,下方多個用户向其留言問聯繫方式,張琳留下了自己的微信號。

在閒置物品交易平台“閒魚”,聲稱承接“洗稿”業務的奇貓工作室打出“代寫自媒體百家號、企鵝號、頭條號、大魚號各大領域文章,千字6塊,100篇起做”的廣告,廣告下方還配上一張“洗稿”後在百家號發佈的後台圖片。

添加微信後,一名徐姓寫手發來4篇涵蓋歷史、科技、電影話題的“洗稿”文章,均發在百家號。他告訴記者,他們工作室專門承接“洗稿”業務,一般會接機構的商單,300篇起,每篇800字加6張圖,40元/篇。

徐姓寫手稱,除了汽車領域相對困難些,科技、歷史、旅遊、三農、星座、職場、娛樂、情感等領域都可以“洗稿”,情感領域“洗稿”爆款多。“給你可以低到千字4.5元/篇,但不配圖。”

根據該寫手的説法,客户指定話題或領域,他們蒐集素材,人工“洗稿”。“洗稿”後會進行文章原創度檢測,基本能達到60%左右,可以通過自媒體平台的原創檢測,不會被認定抄襲,個別文章通過不了,他們也會返工修改。

記者以 “洗稿接單”、“自媒體洗稿”、“偽原創洗稿”等關鍵詞檢索發現,在百度貼吧、豆瓣、QQ、閒魚等平台上存在大量相關廣告網帖和社羣。

名為“寫手代寫接單放單”的QQ羣有1975名用户,時常保持在1400餘人在線。記者加入的幾天內,不斷有成員在羣中發佈代寫、“洗稿”的任務,尋找寫手,有意者會通過添加QQ私聊。名為“壯”的用户發佈消息,稱需要電影解説寫手,可以“洗稿”,也可以原創;名為“肖申克的九叔”的用户也在招募寫手,稱需要體育領域的“洗稿”,不限量。

招募寫手,稱之為放單,放單後就會有人接單。

名為“長期醫療偽原創稿件編輯羣”的134人QQ羣長期招聘兼職寫手,負責“洗稿”醫療類文章,每篇600字左右,佣金3.5元,原創度要達到65%。羣主將“洗稿”的過程叫做“複製項目”。“每天覆制上百篇不是問題。”羣公告介紹。

羣主發給記者一個“腰椎骨折便祕怎麼辦”題目,稱試稿通過後才能註冊領取任務,試稿前,羣文件中有關於“偽原創”流程和技巧的文章及對應視頻資料,新人要先學習。

其中一篇文章詳細介紹如何在偽原創編輯平台領取任務,以及採集網上素材、取標題、寫正文、格式注意的方法。

另一個聲稱負責給一些網站提供問答內容的醫療類偽原創QQ羣,長期招聘兼職寫手,目前已有453人,羣主會組織成員在名為“七色彩虹”的平台“洗稿”。

羣文件中,分享了20餘篇講如何“洗稿”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還特意強調了平台原創度檢測的規則,提醒如何避開檢測。

記者粗略統計,僅在QQ平台,承接“洗稿”接單放單的社羣達幾百個,“洗稿”文章範圍涵蓋汽車、醫療、娛樂、遊戲、影視等領域,“洗稿”後的文章幾乎全部發布在自媒體平台,包括微信公眾號、百家號、企鵝號、頭條號、大魚號等,客户報出的價格通常在千字十元至三四十元不等,“洗稿”文章都要保證通過自媒體創作平台的原創度檢測。

記者調查發現,散客寫手只能承接少量單子,批量“洗稿”單一般會被“工作室”吞下,“工作室”接單後會招募寫手兼職“洗稿”,系統培訓“洗稿”技巧。由於被平台或粉絲知曉“洗稿”,對下單的自媒體博主來説是風險,散客寫手和“工作室”對客户的信息保密,一般“工作室”都有長期穩定的客户。

“劍網2018”曾專項整治“洗稿”式剽竊

王興(化名)3年前涉足自媒體領域,所專注的育兒領域每週更新文章三次,目前在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百家號的粉絲加起來超百萬。

談起“洗稿”,王興覺得很無奈,他稱優質文章被其他自媒體賬號“拿去”多次。“你寫的這段話,他就給你變換個説法,你摘取的多個案例,他給你調整下順序。”發現被“洗稿”,王興會私信那些自媒體賬號質問為何要“洗稿”,但對方往往不承認。投訴給文章所在自媒體平台,但不一定都被認定為“洗稿”,王興自嘲“重新認識到漢字的博大精深”。

根據記者調查和近年來網上曝光的案例,目前“洗稿”現象頻發於自媒體領域,為原創作者所詬病。

這一現象也引起監管層的關注。近年來,國家版權局、工信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多次開展網絡侵權盜版“劍網”專項行動,每一次專項行動會結合這一時期權利人和羣眾反映強烈的網絡侵權問題,針對性開展整治行動。

“劍網2018”專項行動中就明確將“整治自媒體通過‘洗稿’方式抄襲剽竊、篡改刪減原創作品的侵權行為,着力規範搜索引擎、瀏覽器、應用商店、微博、微信等涉及的網絡轉載行為”列入整治範疇中。

除了監管層,治理“洗稿”,自媒體平台是重要一環。平台解決投訴、打擊“洗稿”行為的方式態度往往決定了該平台“洗稿”現象是否頻發的關鍵。

記者注意到,在微信公眾號的文章投訴頁面,對抄襲行為的認定包含“通過特殊方式整合他人原創內容、明顯‘洗稿’他人原創內容、大篇幅引用他人原創內容及直接搬運他人原創內容”的情形。

對此,微信方面向記者表示,經平台審核,按現有法律可明確界定的較為明顯的抄襲或“洗稿”內容,平台將直接刪除,並根據綜合違規情況對其帳號進行相應處理。對原創性有爭議的內容,通過“洗稿投訴合議小組”合議的方式認定為“洗稿”。

“今日頭條”頭條號平台相關負責人認為,一些創作者通過“同義詞替換、句式變化”等方式,增加了洗稿內容識別和判定難度。當確認稿件是對他人原創內容進行刪減、修改後拼湊製成,內容行文邏輯、核心觀點照搬原文或與之多處相似,平台都認定該行為是“洗稿”。

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的百家號文章“洗稿”、寫手批量“洗稿”給“百度知道”回答問題、貼吧出現的“洗稿”放單接單網帖等,記者現象向百度公關團隊多次反饋,截至發稿,對方未迴應。

專家:新《著作權法》給“洗稿”戴上“緊箍”

“洗稿”,一般指採用同義詞更換、語序轉換、段落變換、增刪非關鍵詞語等手法生產內容,導致與他人作品主題、觀點、邏輯、表達等方面存在“實質性相似”,傷害原創者的利益,違反平台運營規範的行為。

與之意思相近的“抄襲”,一般指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又無法律上的依據,擅自將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照抄、照搬或套用的侵犯他人著作權的行為。

記者注意到,“洗稿”和與抄襲剽竊的性質是否一樣,各方有着不同看法。

對於二者異同,在《中國遞四方物流香港出版廣電報》的報道中,武漢大學知識產權高級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清認為,“洗稿”與剽竊本質上無差別,如果一定要説差別的話,只能説一個是行業術語,一個是法律術語。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教授熊琦也認為,如果嚴格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分析,“洗稿”行為本質上就是抄襲。

但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叢立先認為,從目前大家所瞭解的“洗稿”行為來看,並不等同於抄襲剽竊。“洗稿”行為可能是抄襲剽竊,也可能是非法演繹,還可能是合理使用,亦可能是借鑑創意思想的新創作,而抄襲剽竊只是“洗稿”行為當中的一種。

隨着自媒體作為一種新的傳播方式興起,加大對“洗稿”侵權治理的聲音愈加高漲。在司法實踐層面,2020年12月底,浙江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就審理了一樁利用“洗稿神器”抄襲他人文章成果的案件。

原告方騰訊訴稱,被告快憶公司通過其運營的網站向公眾提供“后羿採集器”軟件服務,使用“后羿採集器”可實現對微信文章的採集、反屏蔽、洗稿及自動導出等功能,經“后羿採集器”“洗稿”後的文章,與原文相比,僅在內容上進行了同義詞替換、語序轉換等操作,文章的主題、觀點、邏輯、結構等均高度相似。騰訊方面認為,該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訴請快憶公司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490萬元。

法院一審後認為,“后羿採集器”所進行的“偽原創”處理只是對已有文章的簡單同義詞替換、語序調整,文章段落結構與段落基本表達內容不變,本質上仍然屬於抄襲。判決被告停止通過“后羿採集器”提供“偽原創”服務,並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0萬元。

就此,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庭長成文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餘杭法院作出這一判決,從司法角度明確了提供“洗稿”軟件服務屬於不正當競爭行為,給“洗稿”現象敲響了警鐘。

記者注意到,2020年11月11日,新修訂的《著作權法》正式發佈,並將於2021年6月1日起實施。作為法律關係最為複雜、調整主體眾多、社會牽扯麪最廣的一部知識產權專門法,著作權法的修訂備受社會關注。

法律學者王琳發佈在《新京報》的撰文分析,從本次修訂的具體內容來看,聚焦的多是司法實踐中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有很強的針對性。新《著作權法》有不少亮點,源於司法實踐中已被廣為接受的解釋或慣例。如很多機構媒體和優秀的自媒體人苦於被一些無良媒體以“搬運”、“洗稿”的方式大肆侵權已久。

“‘搬運’、‘洗稿’只是眾多侵權亂象中的冰山一角。灰色產業之所以能夠在黑白之間運行,多數時候並不在立法不明確,而在執法不嚴格。”王琳認為。

長期關注知識產權領域的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顧問劉彬也向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分析,此次修訂新版《著作權法》亮點在於“提高法定賠償額”和引入了“懲罰性賠償制度”,對可能產生的侵權行為具有震懾作用,相當於戴上了“緊箍”。

劉彬説,對於故意侵權、侵權情節嚴重的情況,法院可以判決給予權利人的實際損失、侵權人的違法所得、權利人的權利使用費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倍數賠償。同時還將法定賠償數額的上限從5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並設定了法定賠償額的下限500元。

澎湃遞四方物流香港記者 趙思維

親愛的用户,“重慶”客户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新重慶”客户端。為不影響後續使用,請掃描上方二維碼,及時下載新版本。更優質的內容,更便捷的體驗,我們在“新重慶”等你!
看天下
[責任編輯: 陳霞 ]
發言請遵守遞四方物流香港跟帖服務協議
精彩視頻
版權聲明:
聯繫方式: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諮詢電話:60367951
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在互聯網上使用、發佈、交流集團14報1刊的遞四方物流香港信息。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龍網”或“來源:華龍網-重慶XX”。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華龍網”的作品,系由本網自行採編,版權屬華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户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註華龍網LOGO、名稱、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繫,聯繫郵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週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
關閉